117 認親 作者:兜兜滿糖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11-25
  •     雅間窗扇大開,進門就是水墨丹青的蜀繡屏風,穿過屏風,就是滿眼的大好河山。

        季綰一眼

        老漠北王耶律金泰也看見了季綰,他幾乎一下失了分寸,扶著桌沿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她和徐清蓉生的不太相似,可他還是一眼就在她身上看見了徐清蓉的影子,那眼睛生的像她,眉宇間卻更像自己,那一顰一笑,他幾乎不需要任何證明,就毫不猶豫的相信,這是他的女兒!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……綰兒?”

        耶律金泰的手忍不住的抖了起來,心情萬分激動。

        季綰認真的注視著面前這個滿頭華發編成辮子挽在頭頂的老頭,那張已經皺皺巴巴,看上去卻隱約能窺見幾分當年風采的臉,那雙已經有些渾濁,卻精神矍鑠的眼睛,覺得自己仿佛還在夢里,一切……顯得如此不真實。

        她剛走上前,那雙飽經風霜滿是傷痕的手就一把抓住她的手,季綰的眼淚決堤般一顆一顆的砸了下來,耶律金泰也老淚縱橫。

        活了這一輩子,都在為了漠北的繁華舍生忘死,只有午夜夢回之時,會想到那個自己弄丟了的女子,他遍尋無果,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的女子,他都已經習慣性的當成了黃粱一夢,沒曾想……“清蓉給我在這世間留了條血脈,她這么多年是如何過來的,你母親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的聲音一頓,因為從洛水送去的書信中,從未提過季綰的母親,他害怕聽見讓自己害怕的答案,可又不能不問,若她還在,他怎么也要給她個名分啊。

        季綰雙眸通紅,搖了搖頭,“母親…她早不在了!

        耶律金泰有一瞬間的失神,最后深深的吸了兩口氣,才把心里的波瀾平復下去。

        他也想到了,只是覺得有些不甘心罷了,這人啊,就是這樣的,得到了不曾奢望的之后,就還會想得到更多的,他從未想過這世間還有自己的一條血脈,如今意外之喜,莫非他還想要更多的?

        “嗯,孩子,你的身世殷家十六爺也同我說過了,沒想到你在外面吃過這么多苦!

        說完忍不住再一次抹了一把老淚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耶律淳早已經驚呆了,他沒想到,自己竟然還有這么個妹妹,雖然他不是老漠北王的親生兒子,卻是他名義上的嫡系,他也真把耶律金泰當做親爹一樣。

        父親戎馬一生,為漠北子民換來了太平富強的日子,他先前娶的夫人福薄早逝,沒有給父親留下一兒半女,他一直同情父親在這世間沒有自己的血親,如今父親忽然多了個女兒,他也跟著高興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到底是一國之君,七情六欲不上臉,即便此時再歡喜,也不好表現的太過歡喜。

        他看向自家妹妹身后的那個男人,“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十六爺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殷遲同他客氣的見過。

        耶律淳一愣,旋即開懷大笑起來,他穿著這身行頭,也就只能騙騙外人罷了,十六爺何等的慧眼如炬,怎么可能會沒認出他的真實身份。

        “走,咱們去喝一杯,我父親只怕還有話要同我妹妹說!

        語氣動作斗毆很自然,季綰聽著,這才反應過來,看向正同殷遲說話的率性男子,想必……他就是父親過繼的那個平民之子了吧?

        殷遲看向季綰,見她笑著點頭,這才跟著耶律淳一起下了樓。

        看著兩個人勾肩搭背的身影,季綰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實。

        耶律金泰則拿了個做工有些粗糙的匣子過來,拉過季綰的手,將盒子放在她手心。

        “綰兒,這是你母親少年時的東西,我一直留存至今,若是沒有你,我是要帶進棺材里的,不過如今我閨女找到了,就留給你做個念想吧!

        不知道為何,季綰聽見那句我閨女時,只覺得千言萬語齊齊涌上心頭,鼻尖酸得一塌涂地,她再也忍不住,一把撲進了耶律金泰的懷里,孩子般的放聲哭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噯!”耶律金泰也被季綰的情緒感染,眼淚一把一把的掉,動作有些笨拙的拍著女兒的后背,笑容里藏了幾分幸福,幾分酸楚……幾分釋然。

        “大舅兄是要梨花白還是花雕?”

        殷遲本著東道主的本分笑著問耶律淳,誰知道耶律淳卻臉色一沉,一巴掌拍在了殷遲的肩頭。

        “十六爺,我敬你照顧我妹一場,可有些話卻是不能亂說的!闭f著清了清喉嚨,“你殷家可沒有三媒六禮的用八抬大轎迎娶舍妹進府,何來的大舅哥一說!

        殷遲聽著先是一愣,接著便釋然一笑,對耶律淳賠禮。

        看看這形式做派,難怪老漠北王誰也不選,偏偏要在毫無關系的人中選了這個耶律淳做繼承人,就憑這個粗中有細,行事大方卻膽大心細的這一點,就不是一般人能及的。

        “是,如今綰綰認祖歸宗,我們殷家也正好和漠北商量婚事!

        耶律淳看著殷遲,見他目光真誠,語氣溫和,微微點了點頭,“那就來兩壇女兒紅吧,也好讓我嘗嘗,你們洛水的女兒紅正不正宗!”

        言下之意,也暗示了殷遲,你準備著,我這關是過了,我要是高興了,回去同父親替你美言幾句,都是小事!

        殷遲也露出由衷的笑,爽快的叫了堯舜樓的伙計,親自去殷家取了一車上好的女兒紅來。

        耶律淳就打趣道“你拿這么多酒來,若是喝不完豈不辜負了十六爺你的美意,若是喝完了,今日我怕是要吃不消?”

        “兄長不必擔心,你千里迢迢的來我洛水,想必也是舟車勞頓,我們今日之小酌怡情,兄長若是心頭不盡興,擇日我一定奉陪!

        這話說的周到有熨帖,耶律淳這才滿意的點點頭,連聲說著好。

        杜生想到段舒工的囑咐,不由頭疼,先生可是說了的,十六爺如今不能飲酒,可看這架勢,他怕是也攔不住,可攔不攔得住,他還是旁敲側擊的上前提醒了幾句。

        殷遲擺擺手,“今日無妨,幾杯而已!

        。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有哪些麻将能开好友房 李逵劈鱼怎么玩 澳门网上娱乐场平台 湖北体彩11选开奖结果 斗鱼捕鱼大富翁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 天天乐棋牌电脑版下载 乐乐安徽麻将俱乐部版 北京pk拾拾计划软件 排列三复式玩法规则 永利开户送38元体验金 2019二分彩开奖结果 精选三肖四码资料 11选5杀2个100%技巧 聚友贵州麻将作弊器 天天325棋牌官方下载 怎么破解赛车pk10